天地棋牌

天地棋牌微信

孟京辉回应《茶馆》争议:步子迈得大,老舍先生会高兴的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天地新闻 发布时间: 2019-11-18 01:19

新京报讯(记者 刘臻)近日,孟京辉版《茶馆》首次在北京保利剧院完成了首轮演出。此版《茶馆》去年在乌镇戏剧节首演后,于全国多座城市完成巡演,并于今年7月在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IN单元与10月的圣彼得堡第29届“波罗的海之家国际戏剧艺术节”演出。


孟京辉版《茶馆》剧照。


从孟京辉版《茶馆》去年首次亮相,伴随这部作品的各种声音与争议便始终不断,而当这部作品首次回到它的发源地北京,无论从现场还是网络,观众对该作品的评价已形成两级,褒贬不一的声音似乎在近日到达了一个顶点。再度引发热议之后,面对外界不同声音,新京报记者专访了《茶馆》的导演孟京辉,听他谈谈自己对于这部作品的创作想法以及面对争议他该如何应对。

新京报:你的《茶馆》回到北京之后,争议声又起,你怎么看?

孟京辉:以往很多观众看待一部作品讲究原汁原味,其实没有原汁原味这个概念,相信老舍先生写这个剧本时,本身在他所处的时代要面临着各种可能性。在我看来,《茶馆》这部作品是一个多棱的水晶,你能从不同的方面看到它所折射出的光彩,可以从社会学,也可以从当时的经济学,它里面蕴含着很多巨大的能量。

因此,戏剧有它的文学流变和美学流变,从历史的辩证法来讲,我们还是要从全方位来看待这些问题,所以大家都得适应这个慢慢的发展和变化。

新京报:为什么要在这个时代,再度重排《茶馆》?

孟京辉:到现在是时候了。最重要的我倒没想更多别的东西,我觉得老舍先生的《茶馆》里边肯定有一种不变的精神,这种精神就是对人非常透彻的悲悯。


孟京辉版《茶馆》剧照。

我就用自己的说话方式和语言结构,用我所接触到的当代的戏剧语汇和熟知的一些技术手法,诚恳地把他的悲悯说出来,就是很好的一件事。另外,从某种角度来讲,我也有一个小小的野心,就是想和这些大师进行一次对话。

当然,这中间必须要面临一个表达的问题,自己的心态问题,面临与合作者之间的一种沟通问题。


新京报:可能在不同声音之中,大家还是对你的创作手段谈论得比较多?

孟京辉:可能我们这版《茶馆》的步子迈得稍微大了一点。

我们现在把剧本中所有最精炼的台词,分成了几部分。用我们的形式和逻辑筛了一部分,比如第一部分,在20分钟之内用嘶吼的方式把第一幕全都给演了,而且用一种朗诵加嘶吼的方式表现出来。


孟京辉版《茶馆》剧照。

这个方法其实我们想把老舍先生原剧本里边的真正的汁榨出来,然后让大家来品尝,慢慢解读,慢慢赏析,之后再上天入地天马行空,包括里面有布莱希特的诗,还有影像,到最后还引用了俄国文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我觉得这都是对老舍先生剧作中原有形式美的继承和发扬,对我们创作者来讲,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创作逻辑,但是在现今中国观众的状况下,可能有的观众能够接受,有的观众就有一点点落差。

新京报:你是否也预想过,《茶馆》在北京演出势必要引出各种论点与争议?

孟京辉:其实特别正常,去年在乌镇戏剧节的时候就讨论得非常多,这事其实一年前就已经发生了,包括南京大学、中央戏剧学院,还有学术性的一些期刊都已经发表了,包括老舍研究会,他们也讨论了这些东西。后来到了阿维尼翁也引起了主流媒体和他们学术机构之间的大讨论和大争论,对我来讲挺开心的。

实际上一部作品能引起大家的争鸣和讨论,在原有的基础上也探讨了好多关于艺术,关于形式美学,包括剧本文学的一种延展性和表现形式的先锋性,甚至到法国这方面的讨论其实还挺深刻,包括他们认为中国当代戏剧应该是什么样的和不应该是什么样的,是集体无意识的,还是一代人的美学戏剧潮流等,我觉得都特别好。

响应式科技博客新闻资讯类织梦模板(自适应手机端)